農村住宅市場化政府依然要慎重
  現在在郊區農村住房已經發生了市場化的轉讓,在很多其它地方也有類似情況,只要能夠進入市場的農民住宅,客觀上正在大量進入市場。同時也發生了相當多的有一定投資能力的市民進入農村宅基地轉讓和住房轉讓,這些市場行為客觀上正在大量發生。所以我看現在的文件對於已經形成的客觀現實應該算是一種遲到的認可。
  但話又說回來,這並不意味著大家都希望所謂小產權已經完全放開進入市場,儘管在相當長的時期里客觀上發生了農民住宅的市場化轉讓,但也應該看到農民在住宅市場化過程中確實有一批人致富,不過在此問題上,政府長期以來的討論很慎重,目前中國處於高增長時期,同時因為這些年貨幣大量增發,客觀上導致國內流動性增加,某種程度上帶有金融相對過剩的特征。在這種情況下,任何體制條件下、政治條件下,只要金融資本相對過剩都會追逐房地產。在城市房地產價格過高情況下就會有大量資金涌入農村地區,客觀上未必都是積極現象。
  所以我覺得應該從兩個方面看,一方面是這些年事實上已經發生了農村住宅市場化的趨勢,對於這個趨勢予以承認,甚至某種程度上允許市場化流轉是實事求是;另一方面要看到宏觀條件本身會發生重大變化,也應該註意這種變化對於大量資金涌入農村住宅、推進農民住宅這件事本身有相對負面的影響。
  農民進城還需未雨綢繆
  現在城鄉統一市場首先是勞動力要素市場被統一,隨著兩億多農民勞動力外出打工,客觀在城市的勞動力市場所得到的價值遠遠高於農民在農業領域中投入勞動力所得到的收入,客觀上導致農民現在的收入越來越多的依賴於非農收入。此情況使得農民即使回鄉也不願意在農業勞動上更多地投入自己的勞動力。這是勞動力供給相對短缺,現在到處招工,招不到好工的情況到處現象,所以現在勞動力有點像是賣方市場,在這種情況下農民進城不是大問題。
  但我們知道當前處於全球競爭中,有各種不確定因素或風險隨時會發生為危機,在危機爆發情況下會導致大規模失業等現象,這在世界上各地都發生過,我們這兒目前同樣也潛在的危機威脅,特別是工業生產農業相對過剩,現在大規模地通過基本建設掩蓋過剩,客觀上造成的是資產泡沫,同時造成大量潛在的金融不良資產,這些風險一旦爆發很可能造成危機局面,而危機局面會使大量打工者失業。我們曾在2009年第一季度出現過2500萬打工者失業,當時是用大規模救市投資方式進行緩解。但這個情況未必就不再發生。目前好像是鼓勵農民變成城市戶口,變成市民,讓他們到城裡當工人,這似乎是一個主流願望。但一旦發生危機,會出現比較嚴重的失業局面,到那時所有通過市場交易已經讓渡自己財產的農民很可能變成徹底的無產者。如果這時既無產又無業會導致比較嚴重的社會後果。
  所以“深化改革”是主要趨勢,滿足各種各樣的投資主體占有農業資源以形成資本化收益的要求也是當前的一種主流趨勢,但要未雨綢繆,要有危機意識,如此才能在操作執行過程中不至於太過激進。
  我不知道這些政策討論過程中有多少農民參與其中,但如果真想到農村做一點農民調查,70%以上的農民不主張我們城裡這些做法,比如“土地自由流動”“土地自由轉讓”,農民有很大顧慮,恐怕沒有誰會願意完全把土地交給市場,即使有也會很少,是那種徹底不再有農業經營的農民,完全徹底離鄉有可能,大多數是謹慎的,推行這樣政策我也希望能夠謹慎推行。
  讓城鄉之間醫保社保對接
  把符合條件的農業轉移人口轉成城鎮居民,並且強調要把進城落戶的農民納入城鎮住房社保體系,這是雙重保障,既有農村土地作為他的福利保障,在一定程度上在城裡幫他建立一個住房公積金或者社保體系,這種方式客觀上算是雙重保障,對農民來說是一個好事。
  不過話說回來,我覺得更積極的是允許城鄉之間的醫保社保的對接,農民在農村的合作醫療,比城裡的成本要低,如果能夠帶著他的合作醫療進城,或者帶著在農村得到的社保,在城鄉之間能夠接得上軌,這倒是一個很重要的利好消息,對於讓農民分享現代化的好處,政府一方面要把國有企業的資產更多地資產交給國家社保基金,另一方面給農民進城奠定社保醫保的基礎,這些政策都是不錯的。
  決定有利好也有風險
  我認為利好的成分多,值得我們註意和警惕的地方也有。
  特別是剛纔說的土地問題,如果執行稍微激進一點,或者各種投資主體比較短視的話,有可能是捅破金融泡沫、債務泡沫的一個政策。
  我想很多人多多少少知道,這些年來地方政府公司化運作土地實際是以地套現,徵占土地的目的是從金融部門套取現金,用於地方樓堂館所或者是豪華廣場、景觀大道等難以收回的項目,因不能收回就形成金融貸款的預期,迫使後任政府不得不進一步徵占土地才能抵押得到新的資金來還利息,同時也維持後任政府的投入。這已經形成了一種長期現象,至少它已經運行的十幾年都是這樣,造成了大量潛在金融風險。如果按照目前這種政策,儘管它可能會對土地市場化形成一點利好的影響,但是它也可能會導致比如說資金流向的集成市場,或者是流向農村基層。一方面當然會帶來農村土地直接進入市場那種活躍,另外一方面也使得房地產價格的,或者地價受到影響。只要地價跌下了,不能在以同等的額度或者以地套現的資金,地方政府還上利息並且進一步投資地方公共建設的能力就會下降,經營不良資產的問題可能會爆發。
  其中還有另外更大的問題就是地方政府債務的規模到底多大,現在也是一個很大的風險,在這些問題上如果我們缺乏真實清楚的信息,作為一些比較激進的安排可能會因債務泡沫的破裂,或者金融泡沫的破裂,而造成相當嚴重的後果。
(編輯:SN101)
創作者介紹

花樣少年少女

yt97ytx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